cecilia🌷.

escape the ordinary. ig: @laviextales._ @nannsgallery._

白色強人 外傳 #20

“chaos chaos chaos” ä¸Š

-

平安夜終於來臨了,跟往年一樣明城北大堂裡有一棵偌大的聖誕樹屹立著,裝飾得極其精緻

這天下午,明城北好像比往常平靜

急症室好像也比平日悠閒,芷若在二號房替一名在踏單車時跌倒受傷的小女孩縫針,向來對待小孩有她自己一套的芷若大夫總有辦法讓小朋友不哭不鬧,這也許就是為何急症室這麼安靜的原因吧。蘇怡在common room打著報告,跟坐在她對面同樣在打報告的琛哥閒聊著。Vincent也在common room,正躺在小沙發上午睡。

琪琪在吧台前看書,Kate則坐在護士站發白日夢

CTS那邊也差不多

Kennis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戴上耳機聽著歌,閉目養神。唐明在大房跟輝仔捉棋,Rachael在打報告,Ceci跟德仔則去了巡房

NES那邊更閒,除了Yan和Ben在做手術外,整個部門基本上只有YT是在認真工作

腫瘤科那邊,反而有點不一樣

葉晴的秘書早已放假了,Wendy則在葉晴的房間裡跟她商討著某病人的治療方案,而房間外的氣氛卻有點沉重

那些不久之前才加入腫瘤科的houseman剛被院長大人兼COS念完,說他們遞交的報告漏東漏西,現在在硬著頭皮修改報告呢

夜幕降臨,醫院大堂裡傳來悅耳動聽的歌聲,原來是一班合唱團成員在報佳音

大概11點,Yan把所有人叫到A&E的休息室,準備她籌備已久的節慶活動 â€”— äº¤æ›ç¦®ç‰© :)

「邊個想開始先?」

「院長開始先囉~」

蘇怡咬著一塊聖誕麵包,說道

聽到「院長」二字,兩位院長大人卻在推托搪塞

「Ladies first~」

互相推搪一陣子後YT假笑著說

葉晴也省得添堵,當第一個有什麼大不了,何況自己的禮物又不是不能見人

於是她拿出一張貌似信用卡的東西,上面寫著 â€œFood Ticket”,設計得很精美,除了信用卡號碼還有有效日期

她把那張糧票放到蘇怡手中,看著對方受寵若驚的樣子,她笑意盈盈地說「Merry Christmas」

蘇怡收到這份完美得不能更完美的禮物,興奮地把葉晴擁入自己懷裡,真的是 ä¸èƒ½ä¸ä½©æœé€™å¥³äººçš„細心

好了這溫馨的擁抱被急不及待要繼續的Yan打斷,催促著蘇怡趕快送禮物

蘇怡神神秘秘地從身後拿出一個罐子,邊拋向琛哥邊說「接住!」

琛哥眼明手快地接著那個飛向自己的罐子,對著這蘇怡真是少點心血也不行

「嗱我知你鍾意飲日本嘅茶,呢啲茶葉係日本出產㗎,睇下我幾有你心~」

琛哥敷衍的笑了笑,心想搞錯一句聖誕快樂也沒有,但也好 èµ·ç¢¼è˜‡æ€¡ä¹ŸçŸ¥é“他喜歡什麼

「咳咳」

Yan假裝咳嗽了幾下,暗示大家趕快繼續

琛哥從吧台拿起一個包裝整齊的盒子,雙手交到YT手上,還跟他打了一個眼色

YT微微撕開包裝紙,看到盒子上寫著的字 â€œToy ATM Machine”

YT看到後忍著笑,向琛哥打了個眼色,這些事 å¿ƒç…§å§

之後為免Yan要勞氣,YT趕緊把一個紙袋送到唐明手中

看到袋中的東西,唐明可樂透了,是一件全新的黑色皮夾外套呢!正好他現在穿的那件開始掉色了,可是節(很)儉(壞)的蘇怡卻不讓他買過一件:(

很棒,這樣唐醫生可以帥帥的繼續當他的Charlie Brown了!

後來唐明鬼鬼祟祟拿出一張手掌大的卡片,狡猾地笑了笑,送到芷若手中

芷若定睛一看,上面以歪歪扭扭的字體寫著「Zoe, SHUT UP!

- Dr. Tong approved :) - ã€

「我知道有啲人好長氣,下次你覺得佢太嘈就show呢張卡俾佢睇」

她愕然地抬頭看著唐明,再看看蘇怡

哈看來唐明還是避不了跪玻璃了,看看蘇怡那個死亡眼神,恨不得就地正法

然而善良的芷若豈會這樣對蘇怡,她慢慢地把那卡片塞回給唐明,再補上一句

「我好鍾意同Zoe傾計喎~」

「芷若你真係...太nice啦千祈唔好俾某啲人教壞~不如咁,下次你自己出街嘅時候見到鍾意嘅嘢就買,跟住搵我claim返好冇?費事收到某啲人送嘅唔等使嘅嘢」

聽到這句話,唐明不屑地把那張卡收起來

好了輪到芷若了

她從她的locker拿出一張心意卡,封面是她親手畫的電子結他,她把那張卡雙手送給Vincent

Vincent雙手接過那張卡後迫不及待地打開了,只見裡面除了芷若寫的祝福語外還附了一個藍色的結他pick,上面還有一個V字

他為免在芷若面前發瘋,只好把自己的臉埋在旁邊Yan的肩膀裡,換來的是Yan的白眼跟被人無情的打了一下

Anyways,到Vincent了

他拿出一個白色紙袋,交給坐在隔壁的Yan

Yan一把接過袋子等不及地已經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,是一個錄影機呢

「4k㗎,啱晒你啦」

Vincent聳肩,說道

「thankyou~」

Yan若無其事地道謝,實際上心裡萬分的興奮,可以用來記錄所有八卦了!

再來終於輪到Yan這個主持人了,她拿出一本書,遞給坐在小沙發上發呆的Kennis…

-

待續…

-

白色強人 å¤–傳 #12

【 Kennis大壽 ä¸‹ ã€‘


後來葉晴拿著一本記事本回到了廚房,那本記事本的紙張發黃,右下角皺皺的,看上去好像有些被年月洗刷過的痕跡

葉晴小心翼翼地翻到其中一頁,會心一笑,點了點頭

是這個了。

是一份手寫的藍莓芝士蛋糕食譜。Kennis應該會喜歡Blueberry cheesecake的吧,葉晴心想

好吧,就弄這個


當葉晴把所須材料都搬到那張雲石吧枱時,芷若也混好蔬果蘋果沙拉,放進冰箱了


「Dr Ip,我幫你吖」


葉晴沒有回答,她雙手撐著桌面,凝視著眼前那些林林總總的材料,沉思著


芷若以為Dr Ip沒聽到自己說話,於是她輕輕地拍了拍葉晴的手臂

「Dr Ip!」


「吓?」

葉晴眨眨眼,回過神來


「使唔使幫手?」


「哦唔使啦,我自己應該ok~我個櫃上面有啲茶啊咖啡啊嗰啲,你休息下啦~」


「吓…哦…」

芷若啊芷若,先看看沙發上那位蘇怡吧,快把人家的雪櫃給吃光了,你歇一會兒也不算大罪吧


只見葉晴眼疾手快地三兩下就弄好那個蛋糕了,放進冰箱冷藏


然後某芷若也因為怕休息了太久過意不去,又貼過去嚷著要幫忙,一起弄葉晴最拿手的Penne Alla Vodka

而葉晴也替蘇怡增添了一個職位,負責試味,對於這件事,蘇小姐可樂透了


之後她們又弄了玉子燒

話說其實日本菜跟義大利菜根本扯不上關係,可是某Yan哀求了總廚許久許久,總廚才決定要弄的


隨後她們有弄了其他菜式,但不多,只因有人在嘟囔埋怨他們on diet,不能吃太多

也對,還要留位置給蛋糕呢!


另一邊,明城北醫院CTS... ç¨‹å¤§é†«ç”Ÿçµ‚於下班了!

「喂蘇怡,放工未啊?我走得啦,使唔使車埋你?」

「唔使喇,啊仲有,今晚我哋喺葉晴屋企喎」

「吓而家先講?得啦陣間見」


於是Kennis半信半疑地跟著GPS,駛到葉晴的住處

再小心翼翼地按下門鈴,門打開了,出來應門的是芷若

Kennis剛脫下鞋子,芷若便抓起她的手腕,帶她進屋

二人來到客廳,裡面卻是黑漆漆的

Kennis正深感奇怪,身後的芷若輕輕地推了她一把


Kennis一踏進客廳,負責操控燈掣的Vincent立即按下開關,蘇怡輕聲數三聲後,眾人便齊聲大喊

「生日快樂!」


「哇!」


「驚唔驚喜先~」

Yan走過去搭著壽星女的肩膀


「喜~不過驚多過喜囉,個個靜靜雞走晒又唔話我知咩事~」


「話你知咪唔係驚喜囉~」


「係喎阿晴呢?」


「飯廳上緊菜~」

說罷蘇怡拉起Kennis的手,碎步走到飯廳,看見那個穿著背心的葉晴在擺放餐具


「哇呢個人仲捉住夏天嘅尾巴啊?」

雖則她嘴上說著現在已經是冬天了不應該穿背心,眼神卻沒有離開過葉晴雙臂,想說人家手臂的線條好養眼


「生日快樂~」

說著葉晴繞過桌子,給了那個呆在原地的壽星一個擁抱


「多謝~」

Kennis回過神來,紅著臉回抱著葉晴


「喂話說我唔知要送啲咩俾你,咁不如搵日一齊出去,你自己揀?」

說罷葉晴從桌上拿起一張卡,交到Kennis手中


「葉晴我又想去!!」

一旁的Yan聽到有人贊助購物,立即跳上前


她身後的蘇怡聽罷打了她的屁股一下

「人哋架車得兩個位㗎咋~」


「咩啊頭先我明明見到出面 â€” ã€

話口未完,可憐的屁股又被蘇怡拍了一下,委屈巴巴的Yan唯有乖乖地閉嘴


「食飯啦~」


時候也不早了,該是時候開飯了

-

這一夜,每個人都捧著鼓鼓的肚子回家去了,特別是那碟馳名的Penne Alla Vodka,某唐明差點連那碟子也要舔幾遍

-

後來大家也回去各自的家了,只有Kennis的芷若留了下來

一個是真心想留下幫忙收拾,一個則呃… â€œFollow your heart, it knows the way”?


正當芷若洗好碗碟想要跟葉晴說一聲就離開的時候,才發現她不在客廳裡

於是芷若便上了樓,逐間房敲門

來到那間在走廊盡頭的房間便看見那間房的燈是亮著的,而那道門也開了一道小縫

她小心謹慎地推開了那道門,發現葉晴正背對著門坐著,手中好像拿著一個相框,口中唸唸有詞


不像某些人一樣,芷若並不八卦,所以她靜靜地關上門,選擇下樓請Kennis之後告訴葉晴她已經走了

⋯

【 åŒå ´åŠ æ˜ ï¼šä¸€èµ·è§€æ˜Ÿ ã€‘

後來Kennis從洗手間出來之後,發現葉晴在陽台


只見她俯身倚著欄邊,手中拿著一支香煙


葉晴抬頭仰望著無際的星空,暗暗嘆了一口氣


Kennis悄悄地走到葉晴身旁,拿過她手中的香煙,隨手把它丟到陽台小桌子上的煙灰缸,弄熄了它


「喂~我啱啱切蛋糕嗰陣先許願完要你長壽,你唔係咁快就想離開我啊嘛~」


說著Kennis也轉身靠著欄邊,跟葉晴一起欣賞著繁星點點的天空


葉晴輕輕笑了一下,答非所問

「今晚啲星星好靚」


「係囉~」


「係子朗祝你生日快樂」


葉晴平淡的說出這句,Kennis轉過頭看著她,只見一個微笑已經悄悄地掛上葉晴的嘴邊


「多謝~」

白色強人 外傳 #11

【 Kennis大壽 ä¸­ ã€‘

-

等了好久好久,正確來說是對於kennis來說過了好久好久,桌上的電話的屏幕終於亮了,她迫不及待地撲過去


點開WhatsApp,是一條語音訊息

「喂我健在啊~冇check電話一陣姐~唔使炸我機啊嘛~」


呵呵,知道葉晴平安無恙,kennis鬆了一口氣

「嚇死人咩,我真係驚你出咗事啊~咁你今日返唔返工㗎?」


「唔啦~晏晝有個會要開~」

這真是個天大的謊話,葉晴你什麼時候要開會了?


“咁唔阻你啦~byee”


看著對方的online消失了後,kennis這才放心地放下電話,終於可以全心全意投入工作了!可喜可賀!


⋯ ä¸­åˆ â‹¯


當kennis在canteen就座的時候,她才發現,咦,好像少了一個人欸


看到kennis盯著自己旁邊那個空掉的位置,蘇怡不疾不徐地喝了一口咖啡,慢慢地道

「唔使望啦,芷若今日早走」


「咁早?乜今日個個都有事㗎」


看見kennis疑惑的樣子,旁邊的Yan暗地裡已經反了十幾個白眼

這人的腦子有什麼毛病,今天是什麼日子都忘了?是患了老人癡呆?


就這樣kennis懷著疑惑的心情吃完了這頓飯,怎麼全世界今天都這樣反常啊


然而Kennis卻有所不知了,當她在跟Hugo討論手術方案的時候,某蘇怡已經悄悄地溜走了 :)

接下來,Vincent, YT, è·Ÿé˜¿Yan也早退了

再之後,琛哥也攝手攝腳地上來CTS把唐明夾走了

只有壽星女還蒙在鼓內,並未為意身邊的人已經一個一個逐漸離開了


⋯另一邊 è‘‰æ™´å®¶â‹¯


大門打開了,眾人先是被葉晴今天的造型嚇著了,這群人裡除了蘇怡以外,應該沒有人看過葉晴悠閒的造型了

這一年來葉晴的頭髮長了不少,已經達到及肩的長度了(這要歸功於某kennis某蘇怡跟某yan,成功合力說服她把頭髮留長)

再加上她上身穿著的黑色粗帶背心和下身的喇叭牛仔褲,一身清爽的打扮跟平日幹練的造型形成強大的對比

以致唐明看見她的第一句不是說hello hi什麼的,而是衝口而出了一句「你唔凍㗎咩」


「咁廚房熱吖嘛」 å—¯ã€‚


天真的葉晴以為自己請來了一班好幫手,怎料事實卻是引來了一群八卦「睇樓團」

一進門,那群人就好像大鄉里般的,東摸摸西摸摸,甚麼東西都要好好摸上一番


例如某蘇怡女士,一踏進別人家便立即跑到人家的廚房,好像頭一回知道廚房的存在一樣。只見她打開了所有的櫥櫃,不停地驚嘆葉晴擁有數量驚人的廚具


至於某Vincent先生,只見他逕自走到人家的客廳,摸摸這個音響器材又摸摸那個唱片機「Oh my gosh! Dr Ip你開戲院㗎?」


又看看某唐明先生,一進來就亂碰人家的擺設,看見什麼拿起什麼,看見架子上有一棵長得很好看的盆栽,就拿起來嗅嗅,看見牆上有一幅葉晴的照片,又湊過去皺起鼻子看個清楚,活像一個主婦在菜市場挑白菜一樣


Yan女士則像是一個剛從鄉下回來的阿姨,未得到主人家的同意就把所有房門通通都打開,每一間房也要待上數分鐘以好好看清楚葉晴的家到底有多大

而可憐的YT則像一個保鑣一樣跟在老婆大人身後,當Yan要離開那個房間的時候,YT就跳出來負責關燈關門


最安分守己的要數芷若跟琛哥了,難道其他人都沒有聽說過眼看手勿動嗎?嘖嘖,真是失禮


不久,睇樓團來到了最後一個房間,那間房在走廊的盡頭,好像很久也沒有人進過去

眾人來到房門前,當Yan準備擰開門柄的時候,才發現原來那道門是鎖著的


「咦?鎖咗嘅?」


在樓下廚房的葉晴隱約聽到樓上有人在嘗試開那道房門,深知不妙了,趕緊跑上樓阻止


「喂喂喂呢間唔得啊!」

說著伸出手臂,護著那道門


一直不作聲的芷若姐姐也看不下去了,出聲替葉晴趕走那群鄉里

「我哋不如落返去啦~Dr Ip叫我哋嚟係諗住請我哋幫手㗎嘛~」


好吧,那群鄉下人到最後還是死心了,聽聽話話的下樓幫忙了


很快他們已經自動分成了兩組,女的負責在廚房弄食物,男的則負責佈置客廳,除了某yan跟某vincent以外,大家都很乖巧的緊守自己的崗位


那個yan不時從廚房裡跑到客廳,說是要給男士們一點 â€œå°ˆæ¥­æ„è¦‹â€


至於那個Vincent,整個人依了在廚房的雲石桌子旁,嘴上雖說著他是來幫忙的,實際上眼神卻離不開某芷若小姐


不,其實看清楚廚房裡乖乖的在幫忙的只有芷若一個,當她在專注地洗生菜的時候,旁邊的蘇怡在忙著塞那些洗好了的蔬果進她的嘴裡,吃吃那個草莓,嚐嚐那顆小番茄,又試試那粒玉米(呃...至少她不挑食)


再看看蘇怡旁邊的yan,只顧著研究葉晴的雪櫃的容量到底有多大。


這時葉晴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鐘,三點多

不錯,她心想,可以開始製作蛋糕了

她點開電話,翻出了以前存下來的蛋糕食譜

怎麼好像每一個都差一些東西...

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,沉澱了一下

良久,她靜靜的拿著一串鑰匙上了樓,到了走廊盡頭

「喀嚓」房門開鎖了


後來她拿著一本記事本回到了廚房,那本記事本右下角皺皺的,看上去好像有些被年月洗刷過的痕跡

葉晴小心翼翼地翻到其中一頁,會心一笑,輕輕點了點頭

是這個了。

白色強人 外傳 #7

【 é›™ç”Ÿå…’ ã€‘

-

翌日早上⋯

剛值完夜班的李文信醫生為了慶祝新一天的到來 ç‰¹åœ°è²·äº†æ¯é½‹å•¡ è·‘到天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

「Good morninggg~」

說著他伸了個懶腰

這時他剛好看到葉晴的白色跑車正在停泊到她的專屬車位

「哈唔知Dr. Ip有幾多架跑車呢?wait wHaT??!!! OH MY GOSHH!!!! where’s my phone where’s my phone… ã€

說著Vincent激動地把咖啡放在桌上 å¾žç™½è¢çš„袋子裏掏出手機 ä¸çŸ¥é“是不是過於激動的關係 åœ¨ä»–拿出手機那刻 è·£æ‰‹äº†:)

還好李醫生眼明手快 æ–°è²·çš„手機才不至於要破相 :)

「明城北最八卦係邊個呢… Zoe?NO ITS YAN!!!! yes yan ä½¢å˜…contact喺邊呢?」

激動到自言自語起來了

⋯ æ­¤æ™‚的急症室common room â‹¯

琛哥一大早就在講解今天的特別事項

「上次2號床陳生個report放射科話未收到,Paula你跟跟佢,至於Zoe… ä»Šæ—¥æœ‰æ–°åŒäº‹åŠ å…¥ï¼Œä½ æžæŽ‚啦呢啲,然後…咦Yan你幾時坐咗喺度㗎?」

「下我喺度好耐啦~琛哥你講解完未吖我可唔可以借一借Zoe…?」

「得啦講完啦,攞去啦~」

於是打著呵欠的蘇醫生被Yan拉到一角落去

「Zoe quick check this out!」

「點啊~ å“‡å’©äº‹ï¼æˆ‘見到啲咩?」

「你冇眼花啊,啱啱Vincent send過嚟嘅」

「喂咁不如我哋去部咖啡機隔離等啦,橫掂佢哋每朝都會去買咖啡嘅」

「 Good idea! è¡Œå•¦ï¼ã€

於是Yan又拉著蘇怡衝出common room

「琛哥你放心啦我哋好快返~!」

⋯ å’–啡機旁 â‹¯

「喂嚟啦嚟啦!Zoe派你去問佢哋」

「痴線梗係你去問啦八卦妹~」

說罷蘇怡推了推Yan

Yan反了反白眼,可是為了更多一手資訊可以八卦,她也在所不辭

「hey Dr. Ip, Dr. Ching ä¹œå’å•±å•Šï½žï¼Ÿã€

然後她又不懷好意地打量了一下葉晴身穿的衣服

「哇院長你今日好靚喎~!」

說罷她向蘇怡打了個眼色

蘇怡也踏上前,笑容滿面地說道

「欸葉晴不嬲都咁靚㗎啦~但係今日特別靚喎!真係風姿綽約、氣質非凡!」

不知道什麼時候蘇怡已經改口叫葉晴了

不過她又立即補上一句

「真係著得好過某kennis嘅姐~Yan啊,我都話係啲衫襯托葉晴㗎啦~kennis先係襯托啲衫㗎嘛~」

而Yan也在旁猛點頭

「哇使唔使晨早流流就踩我啊?」

聽得出kennis的語氣很不屑

「我都聽得出你哋喺度串緊我~」

葉晴邊說邊接過蘇怡遞來的咖啡

「串呢… å°±æ“ºæ˜Žã—Žå•¦ï½žé‚Šå€‹å«ä½ å“‹â€¦ä¸‹è‡ªå·±è«—吓啦~ Yan走啦,我要去等個新同事嚟吖~」

「Yes madam~!」

待她們離開後 è‘‰æ™´è½‰éŽé ­è·Ÿkennis說

「乜我著得好怪咩?」

「唔係啊」

「佢兩個咩事啊?」

「冇~食錯藥姐~」

說罷kennis拿出葉晴口袋裡的職員證 æ›¿è‡ªå·±è²·äº†æ¯å’–å•¡

⋯ å¦ä¸€é‚Šçš„Yan和蘇怡 â‹¯

「等我share去內聯網先~」

八卦大過天的呂小姐當然要第一時間分享給全醫院的人

「唔使啦~有人已經post咗啦~」

蘇怡指了指網上其中一個帖子

該帖子:

Dr. L:喂你哋今朝睇唔睇到啊?CTS嘅程醫生坐Dr. Ip架跑車返嚟吖!

RN. P å›žè¦†äº†Dr. L:梗係見到啦~仲見到Dr. Ip著住kennis嘅連身suit返嚟添~

Dr. H留言了:佢哋有講有笑咁,究竟佢哋咩關係?

Ms. T回覆了RN. P:求圖片!

Dr. R回覆了Dr. H:你唔知咩?佢兩個近排形影不離 å­–公仔咁,至於咩關係…就冇人知喇…

Dr. V回覆了Ms. T:圖片

Ms. T回覆了Dr. V:Omg係喎!thanks

-

「咦呢個咪Vincent?」

蘇怡指著Dr. V

「係喎~估唔到李文信跟得咁貼~」

「咁關乎好朋友嘅終身幸福梗係要著緊啲㗎啦~」

「喂但係個post俾kennis同Dr. Ip見到咁點啊?」

「放心啦~我保證嗰兩個工作狂先唔會check內聯網姐~唔講啦我返去A&E喇~」

「byeee~」

-

-

中午約一時:

急症室🏥~

「喂琛哥我去食飯先啦」

蘇怡從雪櫃裡拿出一支橙汁,說道

「走啦走啦,你有邊次係問過我先出去㗎~」

琛哥咽了一口咖啡,頭也不抬地回答道,好像對蘇怡這種態度已經習以為常了

「芷若,一齊吖~」

蘇怡朝一名女醫生揮著手

「好啊~」

莊芷若袋好她的平板,走向common room的的門

對 å¥¹å°±æ˜¯é‚£å€‹ä¹åˆ°çš„醫生 :)

「Zoeeeeee!!!!!」

兩位的腳尖還未踏出休息室,那位經常不請自來的院長夫人已經擋在門口了

由於蘇醫生和莊醫生身型都較嬌小,根本就不是那個擁有42吋大長腿的高挑美女Yan的對手,只好放棄想要輕輕鬆鬆吃餐飯的想法

「你真係好得閒喎呂醫生~」

蘇怡沒好氣地雙手叉腰

「行啦蘇醫生,我哋今日要審返kennis â€œc’est la vie” å–®å˜¢å•Šï½žã€

「八卦可以當飯食咩~」

蘇怡小聲嘟囔說

「咩話?」

也許yan實在是太高了 è½ä¸æ¸…楚蘇怡在自言自語些什麼

「冇~我話咁芷若點啊?」

「emm… ä¸€é½Šå•¦ï¼ã€

好吧 ç„¶å¾ŒèŠ·è‹¥å¤§å¤«å°±å‘†å‘†çš„跟著她們走了

-

另一邊的腫瘤科~

「叩叩叩叩」

看來有人很急呢

「come…唐明?」

那個in字還未說出口 å”æ˜Žå·²ç¶“衝進來了

「hey Dr. Ip有冇興趣一齊食晏?」

「我同你?」

葉晴的靈敏嗅覺聞到一絲絲可疑的氣味呢

「梗係唔係啦~仲有YT同Vincent!放心~我哋唔會對你做啲咩嘅~」

「下…喂喂想點啊你…」

雖然葉晴極度不願意 å¯æ˜¯ä»è¢«å”æ˜Žé€£æŽ¨å¸¶æ‰¯çš„趕出去了

-

canteen🍽️~

蘇怡那張桌子:

kennis覺得特別不自在 åªå› ç¾åœ¨æœ‰å…­éš»çœ¼ç›æ­£åœ¨çœ‹è‘—自己

「哇蘇醫生,乜今日唔飲咖啡啊?」

看來yan注意到蘇怡那瓶橙汁

「轉下口味姐~」

「有咗啊?」

yan的嘴好像很”唔識死”喔

「痴線!」

「咳咳…」

還是kennis懂事

「okok講返正題~今日午餐會議正式開始~」

Yan首先發號施令

「今日又要審咩啊?」

kennis叉起一塊青菜,說道

「你攞你個電話出嚟先啦~」

說罷蘇怡攤大手板,示意kennis將她的電話給她

雖然kennis不知道這跟午餐會議有什麼關係 ä½†æ˜¯å¥¹ä»è½è©±çš„交出了電話

只見蘇怡俐落地解鎖了自己的電話

噢 ä¸å¦™äº†ï¼kennis心想

「No no no!…」

「ta-da!」

還未來得及制止,Yan已經把她的wallpaper放在她跟芷若的眼前

「呢個係…」

芷若指了指照片裡在kennis旁邊的女生

「就係我哋偉大嘅葉院長喇~」

Yan自豪地介紹說,應該沒有人會比她更加興奮吧

此時的kennis也沒眼看了,假裝在忙著吃沙拉,擰過頭想要避開其他三人的視線

「講!你個c’est la vie呢?」

蘇怡拿過電話,在kennis眼前揚了揚

「轉下新wallpaper唔好咩…」

kennis仍是不肯跟她們對看著

「你同Dr. Ip好close㗎?」

芷若天真地問道

這才吸引到kennis的注意

轉過頭來瞪著她們

「呃童言無忌啊kennis,芷若仲係小妹妹嚟㗎…」

蘇怡趕忙替芷若解圍

「其實芷若真係問得啱,究竟你同葉晴咩關係姐?」

Yan見芷若已經問了最重要那條問題,那唯有肉隨砧板上吧

「咪…朋友囉…」

「淨係朋友咁簡單?」

顯然八卦yan不接受這個答案

「咁…係好好嘅朋友囉…可以係咩姐?」

說著她又叉起一顆番茄仔,低下頭迴避視線

「唉好啦好啦,唔好逼佢啦~食飯啦!」

蘇怡看著kennis這個樣子,深知道再這樣問下去她也不會多說一句

「唔好意思,我想去攞包糖先~」

在拿糖的路上,芷若遇上了剛進來吃飯的琛哥

「琛哥!」

芷若拿著她的糖,小步跑去琛哥旁,拍了拍他的肩膀

「芷若?」

「我想問呢~Zoe同阿Yan講緊咩kennis同Dr. Ip嗰件事係點㗎?」

「乜原來你都咁八㗎咩?」

看起來芷若不像Yan那種人啊

「哦唔係唔係,只不過我想聽得明佢哋喺度講咩姐~」

為免引起誤會,芷若當然要趕快澄清

「咁好簡單姐~你log in返內聯網,睇下今朝熱門嗰個post,再諗返kennis個wallpaper係點,你就會明㗎啦~」

待芷若註冊好內聯網後,琛哥便伸手指了指熱門那欄的其中一個帖子

那個帖子的欄目:Dr. Ip同CTS嘅Dr. Ching究竟係咩關係?!

「而家你明啦~」

琛哥說著,邊”護送”芷若回到她那台午餐會議

「唔該晒~」

對比起蘇怡 èŠ·è‹¥å€’是很有禮貌欸, ç›å“¥å¿ƒæƒ³

「你哋講到邊吖?」

說著芷若把她那包糖倒進自己那杯咖啡中

「講到今晚去唔去Zoe度食飯姐~」

「你一唔一齊?」

「有得黐餐又唔拘喎~好吖~」

-

同一時間 å”æ˜Žé‚£å¼µæ¡Œå­ï½ž

「我想問而家係咩事呢?」

葉晴見那三個男士都在看著自己,嗯,不對勁

「Dr. Ip,請你交你部電話出嚟吖唔該~」

唐明掛上那個極為虛偽的笑容,跟蘇怡一樣朝葉晴攤大手板

「要我部電話做咩啊?」

葉晴很誠實地交出她的電話,心裡卻在想 â€œåæ­£ä½ ä¹Ÿè§£éŽ–不了呵呵”

「點啊?」

唐明指著密碼那頁面,問Vincent

「撞囉~試下葉晴生日」

“0824”

「唔啱喎」

「我知啦!kennis生日~」

Vincent邊說邊笑得很狡猾

「痴線~」

葉晴想不到這人這麼幼稚

「咁大反應做咩呢~」

“1112”

「都唔啱喎…」

「唉…攞嚟啦~」

默不出聲了很久的YT終於說話了

「話時話,YT其實你喺度做咩啊?」

YT也不是他老婆那種人啊,葉晴心想

「唓,咪俾阿Yan逼攞嚟㗎囉~」

唐明邊說邊偷笑

「是但啦~」

此刻的YT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

「Dr. Ip…」

「又點啊?」

待葉晴轉過頭看著自己的時候,YT立即把她的電話放在她面前

「ding-」

Face ID成功解鎖了

「你…!」

「估唔到YT都咁蠱惑喎~」

Vincent對YT這招打從心底裡佩服

「呢張相…點解釋吖?」

唐明揚了揚葉晴的電話,她的wallpaper跟kennis的一樣,是那張她倆的合照

「解釋啲咩姐~審犯咩~」

「你而家唔講唔緊要,今晚講啦~」

「救命…」

如果葉晴的手錶有SOS這個功能的話 å¥¹æœƒä¸å‡æ€ç´¢é¦¬ä¸ŠæŒ‰ä¸‹åŽ»

可惜 æ²’有 :)

白色強人 外傳 #9

【 è˜‡æ€¡+葉晴+Kennis的同居生活正式展開?~ ã€‘

-

晚飯時間~

「今晚晚餐會議正式開始~」

Yan興奮地不斷摩擦雙手,一臉期待地看著對面的Kennis和葉晴

「唉…」

要來的總要來,Kennis十分無奈地反了個白眼

「講!張相係幾時影嘅!」

Vincent也加入了,難怪他跟Yan當年會在一起,兩位都是戲精

「咩啊咪上次我哋見到唐明蘇怡一齊放工,同埋YT Yan一齊飲咖啡,之後頂唔順於是落咗bar嗰晚」

葉晴別無他法,只能乖乖地如實相告

「啊仲有,見到Rachel同輝仔拖手吖嘛」

Kennis補充道

「講起輝仔,今朝佢畀咗張memo我,話得閒一齊飲咖啡喎,我仲心諗佢唔係有女朋友嘅咩,原來就係Rachel」

一直在一邊默默埋頭吃飯的芷若突然說

「下,咁你有冇答佢啊」

蘇怡問道,Rachel平時對她挺不錯的,恭恭敬敬唔該前唔該後,她當然要清楚知道輝仔背著Rachel在搞什麼

「我想講呢…」

唐明突然插話

「嗰張紙仔係呢…」

「Shut up!食嘢啦你!」

Vincent忽然像踩到雷似的,彈起來捂住唐明的口

「哦~」

就是唐明這一句,全桌的人都瞬間get到了Vincent想掩飾什麼,唯獨芷若還蒙在鼓裡

然而在Vincent和唐明大鬧的期間,Vincent的手不小心打到了在他右邊的YT

「Hey!」

這個時候Yan當然要跳出來護夫

「我都係食飯先」

Kennis真的沒眼看

「芷若啊,如果你有拖拍嘅話記住唔好好似Zoe唐明或者YT Yan咁耍花槍喎,唔係Dr Ching會怨恨你㗎~」

葉晴看到Kennis那個無奈的樣子,開了個玩笑

「放心,我都冇男朋友嘅~」

芷若啊為什麼這麼老實?

「哎呀阿晴佢講笑姐~但話時話你咁靚又咁nice,真係冇拖拍?」

這個情況,被芷若視為姐姐的蘇怡循例還是要說些話的,但實際上她還是有點八卦

「呢層…」

“我到底要怎樣解釋啊” èŠ·è‹¥å¿ƒæƒ³

「Stop!」

Yan喊道

「點解會離題離得咁嚴重㗎?言歸正傳!咁嗰晚你兩個飲完酒啦,跟住呢?」

「咪…影咗嗰幅相囉…」

「得咁多?」

以Yan的專業角度分析,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

「呃…」

「就係得咁多」

「我唔信」

「喂不如今晚開支紅酒吖?」

蘇怡從她身後的酒櫃拿出一瓶紅酒

「……」

太煩了,不停在打斷這場非常重要的會議,Yan快要氣得七孔冒煙了

「有嘢要慶祝咩?」

「就當…慶祝芷若加入我哋囉~」

「停!有揸車嘅唔可以飲!」

Kennis的底線是安全至上

呵… å¯æ†çš„Vincent和YT聽到後失落地放下酒杯,接過Kennis遞來的可樂,以汽水代酒

正當葉晴記起自己要駕車回去,打算拿茶喝時,蘇怡按住了她

「茶邊度啱你㗎,飲紅酒啦你!」

說著把酒杯塞回葉晴手中

「下但係我有揸車㗎喎…」

「我知道你有揸車,但係今朝Kennis已經同我講咗啦~得啦,以後你想幾時過嚟瞓就悉隨尊便,反正阿Yan都唔會過嚟嘅~但!記 ä½ æº– æ™‚ äº¤ ç§Ÿï¼ä¸éŽæ”¾å¿ƒï¼Œæˆ‘係會收你姊妹價嘅~係咪好荀呢~」

要不是我知道蘇怡是做盛行的,也許會以為她是個傑出的地產經紀

「荀…」

「咁你今晚喺度瞓啦~」

「哦…」

耶!又一單生意!

「飲啦… Cheers! ã€

然後劇情就發展成八人舉杯,六人祝酒,兩人 â€œç¥æ±½æ°´â€ äº†

-

這晚,當大夥兒們都各自回家以後,屋子裡剩下蘇怡、葉晴和Kennis三人

葉晴趴在飯桌上喝著那瓶剩下來的紅酒

對 ä½ æ²’聽錯 å¥¹æ˜¯æ‹¿è‘—整瓶在喝

「喂喂喂夠喇,你再飲就醉喇…」

Kennis說著邊試圖搶走葉晴緊握著的酒瓶

「咁靚嘅紅酒開咗梗係唔可以嘥㗎啦… æ³ä¸”我已經醉咗啦…」

想不到這人還挺有自知之明的欸

「你知自己醉咗咪好囉,嚟啦乖放手~」

「no…」

此時樓上傳來腳步聲,應該是蘇怡洗完澡了

「哇點解我屋企多咗個醉漢嘅?」

「喂幫手拎開支酒啦」

於是一個頭髮濕漉漉的人士和一個頭髮被葉晴揉亂了的人士,跟一個喝得爛醉的人士開始了一場拔河比賽

作為A&E的頂梁柱,蘇怡當然有不輸人的臂力,和Kennis合力搶走了那瓶紅酒

然而當兩人成功搶走了那瓶酒後,葉晴整個人撲了在Kennis懷裡

「喂~不如去沖涼啦~」

葉晴還是一動不動

「我去攞毛巾~」

說著蘇怡把酒瓶放到桌子上,再上樓拿毛巾

「阿晴~起身啦~」

程醫生很少這麼溫柔的哄人欸

「你俾我瞓啦~」

葉晴喃喃低語道

「但係你而家瞓咗喺我大脾度喎~」

怎麼這麼像在哄小孩~

「係咩…」

嘴上雖然這樣說,卻沒有半點要離開kennis懷裡的意思

「hey…」

「喂毛巾啊」

這時蘇怡拿著她的熱毛巾下來了

「我嚟吖」

說罷kennis接過毛巾,開始輕輕地在葉晴的額頭上慢慢印著

看著眼前醉醺醺的葉晴和她紅彤彤的臉頰,翹翹的長睫毛,kennis突然覺得這樣的她很可愛,居然有點像小白兔(?

“ 

「我們 ä¸è¦å†ç•¶æœ‹å‹äº† å¥½å—Žï¼Ÿã€

「我說,好啊。」

⋯

「喂上次嗰個男人又嚟搵你喇」

「唉...」

「我幫你打俾阿晴?」

⋯

「一…二…三…」

三聲過後,一對新人將一起握著的花球拋向後面

⋯ â€œ

「喂做咩呆咗啊?」

蘇怡說著,把手放在kennis眼前揮著

「噢,冇啊」

“程洛雯你究竟在想什麼!瘋了嗎!”

「冇?」

「真係冇leh,喂你抹住先,醒起有啲嘢要做」

「喔」

說著kennis走往沙發,拿起自己的外套翻著,找到了那包香煙

她回頭再看看葉晴一眼

接著把香煙丟進垃圾桶

“吸煙會變得不可愛的喔~”

白色強人 外傳 #4

程晴 â”€â”€ ä¸­ç§‹ç¯€ä½³äººæœ‰ç´„, æ¬¸å”æ˜Ž, ä¸æ˜¯ä½ å•Š

-

吃得七七八八的時候 å”æ˜Žçœ‹äº†çœ‹æ‰‹è…•ä¸Šçš„錶

:啊 é£²é£½é£Ÿé†‰ æ™‚間剛剛好

蘇怡:剛剛好去幹甚麼?

唐明:做手術啊 æœ‰å€‹patient有心臟黏液瘤 å®‰æŽ’了今天施手術清除

琛哥:喂喂 æ˜¯Kennis當你的副刀嗎?

唐明:是啊 æ€Žéº¼äº†ï¼Ÿ

Yan (掛上一個八卦卻又有點狡猾的笑容) ï¼šæ¬¸å”æ˜Ž ä½ å¯ä»¥åŽ»æ‰“聽一下喔 æ…¢æ…¢å• å¯èƒ½Kennis在不留神的時候說溜了嘴呢 å¥¹ç¸½æ˜¯é‚£éº¼å°ˆæ³¨çœ¼å‰çš„手術 æ‡‰è©²ä¸æœƒè¨˜å¾—自己說了些甚麼

唐明:這也是個好提議欸...

琛哥:啊!看看那邊!那麼巧她們也準備離開了

蘇怡:唐明快過去啊!

唐明:行啦 ç¾åœ¨æˆ‘不是站了起來嗎 å¥½å§ å¾…會兒咖啡機旁再會合吧

Yan:醒定一點啊!千萬不要露出馬腳

唐明:Ok啦~ æˆ‘辦事你放心~

蘇怡 (拍了拍唐明一下) ï¼šèµ°å§ é‚„開玩笑

於是唐大醫生不顧儀態地追啊~衝到升降機前 æ””著正要關上的門

被嚇了一跳的Kennis:唐明!你今天沒帶眼睛上班嗎?

唐明:(搔頭) èƒ½åšæ‰‹è¡“就好啦~ ä½ è¨˜å¾—今天要做手術的對吧

Kennis:你看不到我的手指按著CTS那層嗎?

唐明:(靦腆地擠進Kennis和葉晴的中間) çœ‹åˆ°çœ‹åˆ°â€¦ å•Šï¼Dr. Ip你要去腫瘤科對嗎?我幫你按哈~

無語的葉醫生:呃…謝謝你…

還是笑瞇瞇的唐明:不客氣~(OS: ç•¶ç„¶è¦è¶•å¿«æŠŠé™¢é•·é€èµ°å•Š é‚£æˆ‘才可以慢慢審Kennis!

叮~ åˆ°CTS了啊

唐明:(抓起Kennis的手腕 è¡å‡ºå‡é™æ©Ÿ) å†è¦‹Dr. Ip!我們先去忙了!

可憐我們程醫生 å°±é€™æ¨£å­è¢«å”æ˜Žæ‹‰èµ°äº†

可是唐大醫生千算萬算也算不了 åŽŸä¾†Dr. Ip要去的地方也是CTS啊!

懵了的葉晴:算了算了…給唐明一個驚喜吧!

於是她再次踏進升降機 æŒ‰äº†æ‰‹è¡“室那一層~

另一邊 å”æ˜Žä¹Ÿçµ‚於忙完他的了 æ‹‰è‘—Kennis走進OT

Kennis:(甩開唐明的手) ä½ åˆ°åº•è¦è·Ÿæˆ‘說什麼啊?

唐明:哎呀待會兒再跟你說 å…ˆæ´—手吧!

可可愛愛的葉晴:(從另一側的洗手盆探頭出來)Hi~

唐明:啊!!!!

再一次嚇倒的Kennis:唐明你是不是瘋了!

唐明:Dr. Ip你怎麼無處不在啊 é€™éº¼åƒå†¤é¬¼çºèº« åš‡æ­»æˆ‘了~

葉晴:Kennis沒有跟你說我今天會在場嗎?

唐明和Kennis:(你看看我 æˆ‘看看你)

Kennis:哎唷你剛剛一直拉著我 ä¸€ç›´å˜Ÿå›”著什麼這個世界真奇怪 ä½ è¦æˆ‘怎樣跟你說啊~這個patient是Dr. Ip從明心已經在給他看病的了 è®“她在手術室看著很合理啊

靈魂已被抽空的唐明:呃妳們愛怎樣就怎樣吧…

手術進行中⋯

葉晴:欸Kennis我們繼續說吧 ä½ è¦ºå¾—劇中那個女生的前任怎麼了

唐明:(好不容易搭上話來) ä½ å€‘在說最近很火的那套韓劇嗎?

Kennis:是啊 ä½ ä¹Ÿæœ‰çœ‹å—Žï¼Ÿ

答題不動腦袋的唐明:有啊 å¯æ˜¯æˆ‘覺得那些三角關係太離地了欸 å“ªæœ‰é€™éº¼è¤‡é›œçš„三角戀啊

Kennis:(小聲地跟旁邊的葉晴說) å”é†«ç”Ÿæˆ‘覺得你的四角戀更為複雜欸~

葉晴笑了:是啊~

站在對面蒙在鼓裏的唐明:是什麼…?

Kennis:(完全無視了唐明) åˆ¥ç†ä»–~對了今天晚上在我家出發嗎?

葉晴:可以啊~可是其他人可能會遲一點

唐明:慢著。甚麼今天晚上出發 é‚„有誰是其他人?

Kennis:其他人是我和Dr. Ip在酒吧裡認識的朋友啊

葉晴:今天晚上出發是因為我前幾天買了一個新的鏡頭 æƒ³è¶è‘—今天中秋 ä¾¿ç´„了他們一起拍月亮啊~

唐明:程洛雯你不是答應跟我和蘇怡和阿Yan他們吃飯的嗎?

Kennis:我是答應跟你們吃飯 å¯æ˜¯æ²’有說過要把晚上也給你們啊 æçµ¦ä½ å€‘閃瞎嗎?

唐明:……

Kennis:好了手術完成 é‚£å”æ˜Ž ç¸«åˆçš„部分你來吧~ (轉身就走) â€¦æ¬¸ç­‰ç­‰å•Šâ€¦ä½ é‚£å€‹é¡é ­æ˜¯å¯ä»¥æ‹åˆ°æœˆäº®è¡¨é¢çš„嗎?

葉晴笑說:是啊~

Kennis:那借來用一下啦~好像很厲害~

葉晴:可以啊~不要弄壞就行了~

Kennis:(笑著說) éµå‘½ï½ž

看著手術室門關上的唐明:(眼神空洞) å•Šé‚£å€‹èª°â€¦å¹«æˆ‘打電話給蘇怡 å‘Šè¨´å¥¹ ä»»å‹™å¤±æ•—了…

(OS:她們到底在幹什麼啊?)

白色強人 外傳 #8

【 è˜‡æ€¡å®¶çš„兩位免費勞工~ ã€‘

-

傍晚大概六時左右:

明城北心胸肺外科~

「蘇醫生」

還是Rachel最乖,看到未來副院長夫人(其實已經算是)駕臨CTS會立即請安

「Hi」

蘇怡簡短地回了她一句後,就直接走往Kennis的座位

「Kennis呢」

程洛雯人不在位置上。

「Dr Ching同Dr Tong喺房度傾緊嘢」

蘇怡把視線從空椅子上移至房間 åªè¦‹æˆ¿é–“的窗簾是拉上了的

而習慣了進唐明的房間不敲門的蘇怡就直接打開房門進去了

「…聽日嗰手術你諗住點做…Hi Zoe」

從唐明的語氣聽來,他好像也習慣了蘇怡可以隨便衝進他的任何空間

「我係咪…阻住你哋請嘢…?」

蘇怡很好意思地表達不好意思

「冇冇冇,講緊手術啲嘢姐~」

唐明哪裡敢跟蘇怡抬槓,難道說,對欸請你出去嗎?

「喂Kennis你幾時行得啊?Vincent話跟埋啲收尾可以車埋我哋喎…」

「ehhh…」

Kennis好像有點難言之隱

「人哋有靚跑車坐呢…」

被壞唐明說穿了

「喂!」

oops æƒ¹æ€’程醫生了

「Oh yesss! å¥½å•¦å””阻你啦bye! ã€

啊…可惡…蘇怡就這樣跑掉了…弄得Kennis氣鼓鼓的

-

隨著一陣微風,葉晴開著的那輛白色Porshe離開了

副駕上的Kennis眼利地瞥到儲物格裡有一包香煙,我記得今早沒有的啊…,她心想

她偷偷瞄了旁邊的人一眼,再趁她沒在看的時候隨手把那包香煙收進了口袋裡

-

晚上約八時:

蘇怡家~

「喂sorry啊,準備走嗰陣A&E嚟咗幾個TA patient,而家成八點幾添,不如我哋叫外賣?啊Vincent同唐明出咗去泊車」

蘇怡一進屋就一輪嘴地說話,未有留意到kennis和葉晴不在客廳

「咦人呢?」

蘇怡掃視樂整個客廳一遍,沒有啊

「哇!」

跟在蘇怡身後的芷若突然喊了一聲

「咩事!」

蘇怡被芷若這麼一叫嚇著了,趕緊順著芷若指的方向望過去,只見Kennis和葉晴在…在清潔?!

大驚!蘇怡心想,糟糕這兩隻不是在拆我的家吧… ç­‰ç­‰ï¼Œå†·éœï¼Œå®šç›ä¸€çœ‹ï¼Œå¥¹å€‘真的在正正經經地打掃欸…

只見Kennis束起了她的及肩髮,戴上黃色膠手套,在抹飯桌

而葉晴呢,只見她已換回自己的衣服了…可是呃…她…穿著低胸及膝長裙,拿著拖把在拖地 :)

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
「鬼上身啊你哋?」

蘇怡還以為自己在發夢

「天蠍座嘅潔癖。」

「處女座嘅潔癖。」

兩人幾乎異口同聲地說

對,潔癖。肯定是,除非不是。

這兩人有毛病啊。

「咁係咪叫外賣啊?」

一旁的芷若好像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,弱弱地問道

「唔使啦,有人已經煮好飯啦」

Kennis邊抹邊道

蘇怡聽罷立即跑去煮食爐前,打開那些鍋們pan們的蓋子。天,真的欸,還色香俱全,也應該會很美味

「咁勤力做咩啊你,我冇出糧畀你㗎喎」

蘇怡邊說邊接過葉晴手中的地拖

「手痕姐~」

啊不好意思,葉小姐,請問甚麼叫技癢?你是不是在炫耀?請你承認你八面玲瓏好嗎

「哇咁香嘅~?」

此時泊好車的Vincent,跟在他身後的唐明,和YT與Yan伉儷也到達了

「冇,院長幫我哋煮咗飯姐~」

蘇怡若無其事地說

聽到這句的Yan頓時雙眼發亮

「邊度邊度!」

「咪掂啊!快啲洗手咪可以食囉」

Kennis用濕漉漉的膠手套拍下Yan的手,阻止了她試圖偷吃

晚飯時間~

「今晚晚餐會議正式開始~」

Yan興奮地合十雙手,一臉期待地看著對面的Kennis和葉晴

「唉…」

要來的總要來,Kennis十分無奈地反了個白眼…

白色強人 外傳 #6

【 åŒæ˜¯å¤©æ¶¯æ·ªè½äºº ç›¸é€¢ä½•å¿…曾相識 :) ã€‘

-

Kennis:欸我走啦 ä½ å€‘走的時候記得鎖門喔

琛哥:沒問題 æˆ‘會幫你看著這幾隻東西

蘇怡:(怒瞪了琛哥一下) è¨˜å¾—帶那些啤酒啊!

Kennis:噢對忘了哈哈 å¥½å•¦æ‹œæ‹œ

Yan:(頭也不回) å†è¦‹have fun啦~👋🏻

⋯

Kennis家樓下~

葉晴:喂你終於來啦!

Kennis:你們等了很久嗎?

葉晴:沒有沒有 æˆ‘們也是剛來到 å•¤é…’有帶嗎?

Kennis:當然有啦~

葉晴:好了 æˆ‘們到哪賞月去?

Kennis:hmm… åˆ°é™„近的沙灘?

葉晴:好啊!我把相機放在車子裡了 ç­‰æˆ‘去拿一下

Kennis:記得要借我用喔!

葉晴:沒問題~

⋯

沙灘~

Hazel:欸葉晴你的相機真的拍得很清楚呢

葉晴:當然~

Kennis:你很喜歡攝影嗎?

葉晴:空閒時研究一下罷了 åæ­£æˆ‘自己在家也沒什麼好做

Kennis:不如你搬來我這邊住吧 æˆ‘也可以多個伴 æœ€å¤šæˆ‘è·ŸZoe說收你便宜一點吧

葉晴:我想想吧~

說著她們一起坐在沙灘上

葉晴:今晚的月光好美

Kennis:是啊

葉晴:往年的中秋 æˆ‘不是在醫院過 å°±æ˜¯è‡ªå·±åœ¨å®¶ä¸­çœ‹é›»å½± å›žæƒ³èµ·ä¾†ä»¥å‰çš„每個節日 æˆ‘都是自己一個過欸

Kennis:(用手肘輕輕撞了撞葉晴一下) é‚£ä»Šå¹´é–‹å§‹ æœ‰æˆ‘陪你過 å°±ä¸æ€•å­¤å–®å•¦ï½žä½ çŸ¥é“å—Ž æ¯å¹´ä¸­ç§‹ç¯€ æˆ‘都會想起一個人

葉晴:嗯?

Kennis:是我爸爸。我小時候 çˆ¸çˆ¸åª½åª½å°±é›¢å©šäº† é‚£æ™‚候我初中 åªè¨˜å¾—家裡很多吵鬧聲 æ²’過多久 æˆ‘爸就離開了 è·‘到加拿大去 å‰©ä¸‹æˆ‘媽和我相依為命 æ‰€ä»¥é‚£æ™‚候 æˆ‘已經學會了要獨立 æ‰ä¸æœƒè®Šæˆæˆ‘媽的負擔。我很喜歡看月光 å› ç‚ºæˆ‘知道 åŠ æ‹¿å¤§é‚£é‚Šä¹Ÿæœƒçœ‹åˆ° åªæ˜¯æ™‚間早晚而已 æ¯ç•¶æˆ‘看到月亮 æˆ‘就會想到我爸 æœƒæƒ³åˆ° â€œä»–那邊也會看到月亮嗎?” å¾Œä¾†æˆ‘爸偶爾會打電話來 æ–¼æ˜¯æˆ‘們便一起談月亮(笑)

葉晴:你知道嗎 æˆ‘的童年也跟你差不多

Kennis:欸?

葉晴:我爸爸是個大忙人 ä¸€å¤©åˆ°æ™šéƒ½åœ¨å¿™ä»–公司的事情 å®¶è£¡çš„一切都是我媽在顧,後來我媽確診乳癌 ç™¼ç¾çš„時候已經是第三期了,後來她真的走了 æˆ‘爸便把我送到英國留學 é‚£æ™‚我才剛升上高中,我知道只剩我一個了,於是我一定要獨立

Kennis:原來我們… åŒæ˜¯å¤©æ¶¯æ·ªè½äººï¼ˆå˜†æ°£ï¼‰

葉晴:相逢何必曾相識(笑)

Kennis也笑了

葉晴:對了Kennis ä½ å–œæ­¡æµ·å—Žï¼Ÿ

Kennis:喜歡啊 æˆ‘一直都有玩浮潛欸

葉晴:我媽媽也很喜歡海 ä½ æœ‰è½éŽã€Šè½æµ·ã€‹å—Žï¼Ÿ

Kennis:張惠妹那首?

葉晴:嗯 æ¯ç•¶æˆ‘聽到這首歌 æˆ‘都會想起我媽 æƒ³èµ·åœ¨æˆ‘小時候她經常帶我到海邊玩 å‘Šè¨´æˆ‘海裏的海洋生物有多美麗

Kennis:不用傷心啊 ç¾åœ¨æœ‰æˆ‘陪你看海嘛~

葉晴:嗯…?(笑)

Kennis:來吧!(笑)

說罷Kennis拉起葉晴的手 è·‘到海邊

葉晴:欸先脫鞋子吧!

Kennis:對喔

於是這兩位脫了鞋子 åœ¨å¬‰æ°´â€¦ï¼Ÿ

相似的童年 æœƒçµ¦å¥¹å€‘帶來什麼改變?

-

另一邊...

「 æˆ‘對你 é€™ä¸€ç”Ÿ é‚£å€‹å¯æ¯”,我與你 å·®ä¸€äº› æ°¸é ä¸€èµ·ï¼Œé‚‚逅時… å–‚!」

正在陶醉地高歌著 â€œæ„›åœ¨å›žæ†¶ä¸­æ‰¾ä½ â€ çš„蘇怡突然被yan搶走了手中的「咪」

「攞嚟啦你已經唱咗好耐喇,仲要唱埋呢啲歌,家陣你失戀咩?」

奪回遙控器的yan將畫面退出到主頁,其實應該是受夠了蘇怡的天籟之音吧

「YT你同我唱吖~」

只見像一坨泥的黏在,啊是躺在沙發上的yt弱弱地說

「咪搞我啦我好攰啊」

「唉我嚟啦…」

坐在一旁自顧自喝悶茶的琛哥實在是沒眼看這四隻醉成這樣,接過yan手中的”遙控咪”

「咩歌嚟㗎呢首…唉呀是但啦…」

「我說過 æ˜Žæ™¨é¢¨é›¨æˆ–天晴,伴你走追索幸福這路徑雖不固定,沿路欣賞優美…」

「🔔~」

此時傳來iphone的木琴鈴聲(本人很缺擬聲詞ಥ_ಥ

「邊個電話響啊?」

喝得酩酊大醉的唐明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問道

「應該係kennis嘅,乜佢冇帶電話出去咩?」

說著yan走到飯桌旁拿起kennis的手機

「成全未改的志願,曾離別過…」

琛哥悅耳的歌聲被一聲尖叫打斷了

「Zoe!!!!!!!!! ä½ éŽåšŸç‡ä¸‹ï½ž!!!!!!」

「咩事啊~」

說著蘇怡從沙發上站起來,走往yan那邊

「哇!!!」

「咩事姐你兩個?」

被多次打斷的琛哥有點不耐煩了喔

「你哋過嚟睇下啦!!!!」

只見沙發上的兩坨東西毫無要起來的樣子,yan和蘇怡只好走回去那邊

「哎呀」

經過小茶几時,蘇怡被桌腳絆倒了,一失平衡,跌落唐明的懷裡

而本身已睡著的唐醫生溫柔的撫上蘇怡柔軟的秀髮,蘇醫生笑了

另一邊的yan在捧著kennis的電話傻笑,yt則在費九牛二虎之力挪到自己老婆身邊

看到這個場面,琛哥都不知道該好笑還是好氣,此時的他心裡只想著一句:咩料姐依家,早知道我就跟kennis去賞月啦,陣間我仲要送呢幾隻返屋企呢,正一攞苦嚟辛…

「點啊有咩咁好睇啊」

琛哥還是決定陪他們發瘋

「睇住喇…」

yan點亮kennis手機的屏幕,背景圖片還是那個kennis用了快一秩的黑底白字 â€œc’est la vie”

「tada!!!!」

只見yan純熟地解鎖了kennis的手機,c’est la vie不見了,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合照

「C’EST LA VIE呢?????????」

此時唐明看到合照後也醒過來了

「唔怪得你哋之前話kennis怪怪哋啦」

倚在yan手臂的yt看了照片一眼,說

「唔得聽日一定要搵kennis問清楚!」

說完唐明又昏睡過去了

旁邊的琛哥瞥了合照一眼,輕輕笑了一下,好像說著:嘿我早就知道了

⋯

「咔嚓」

是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呢

「yan!kennis返嚟啦!」

被唐明抱著的蘇怡聞聲趕緊拍了一下身旁的yan,示意她把電話放回原處

可是喝得爛醉如泥的yan根本沒聽到開門聲

琛哥也看不過去了,拿回yan手中的電話就連走帶跑的以時速五十走到飯桌旁,再把電話放回桌上

「hi kennis,你返嚟啦?咦hi Dr. Ip」

「Dr. Ip?」

聽見Dr. Ip二字的Dr. So好不容易的從Dr. Tong的懷中逃出來

成功逃出的蘇怡從頭到腳大量了她倆一番,只見kennis的白色牛仔褲濕透了,黑色上衣也有一點點水漬,而葉晴的灰色長裙的裙擺也濕了一大片

「哇咩事你兩個衫濕晒嘅?」

「玩水咪會濕囉~」

說罷葉晴看向kennis,二人相視而笑

機靈的琛哥見狀立即說

「kennis我已經幫你執好啲嘢㗎啦,我哋都準備走」

「唔使咁急喎…」

這時kennis眼角裡的餘光剛好瞄到飯桌上的手機

「…原來我真係漏咗部電話喺度~」

聽到keyword”電話”的yan突然從沙發上彈起來,走到蘇怡旁邊

「講起電話,kennis我想問你個wallpaper…」

而酒醉仍有三分醒的蘇怡連忙用手捂住yan的嘴巴,在她耳邊小聲警戒說

「收聲啦!」

「唔好意思吖Dr. Ip,佢醉咗就會亂講嘢㗎…」

為免同樣事情再發生,琛哥只好叫蘇怡把yan拖出去,自己再把正副院長連拖帶拉地搬出kennis的家門

「byebye kennis byebye Dr. Ip」

呃…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

留下一臉迷茫的葉晴和程洛雯呆在原地

「um… æˆ‘攞啲乾淨衫畀你換先~」

-

就這樣 è˜‡æ€¡å’Œå‘‚靄寧的間諜行動正式展開了~


白色強人 外傳 #5

【 èƒ½å¤ åœ˜åœ“ æ˜¯æœ‰å¤šå¥½ ã€‘

中秋節傍晚-

蘇怡(和kennis)的家:

「叮咚~」

「是誰?」

yan抬起快要埋進食譜的頭 å•é“

「琛哥吧,我叫他幫忙買啤酒來順便幫我們搓麵粉」

蘇怡說著,狡猾地笑了起來

「你會不會太懶啦?」

kennis揶揄著她

「我去開門給他吧~」

kennis往身上的圍裙拍了拍,拍掉手上的麵粉

「喂我把啤酒帶…哇!撞鬼嗎?」

看到kennis整張臉都是白雪雪的麵粉,琛哥嚇了一跳

「我們在做湯圓啊~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坨麵糰還未成形」

說著kennis接過琛哥手中那袋啤酒

「琛哥你來了就好啦,我們有救兵了!」

yan又再次把頭埋進食譜裏

「琛哥~你來幫忙搓麵糰好嘛~」

蘇怡從廚房裡喊道

「哎呀搓麵粉要用力的啊,跟你們說了多少遍不要減肥了,看!連搓麵糰的力氣也沒有」

琛哥碎碎念著,邊拉起衣袖邊走往廚房

一踏進廚房那塊階磚,迎接余湛琛醫生的竟然是一巴掌麵粉

兇手蘇怡醫生則掩著嘴偷笑~

「蘇怡… é‚£ç¢—麵粉拿來啦還在嬉戲!」

有高尚情操的琛哥才不會跟她們計較呢哼

⋯

「麵糰好了~你們弄湯圓吧我先上個廁所」

說著琛哥就往樓上去了

「欸yan你不是說要把部分麵糰染成什麼粉紅色黑色啡色嗎?食用色素在左邊那個櫃子裏你自便吧」

「啊知道了,我還要一些黑芝麻~」

「在kennis旁邊那個抽屜裡~」

蘇怡說罷 kennis便邊搓著湯圓邊把黑芝麻遞給yan

⋯

「湯圓做成怎樣了…噢我的天!」

琛哥真的是少點心血也不行,才剛去個洗手間回來就看見一個大型災難現場

白色的麵糰啊麵粉啊糖啊滿天飛,姊妹仨居然在幼稚地玩麵粉大戰

只見yan整條圍裙佈滿麵粉和五顏六色的食用色素,蘇怡烏黑的頭髮多了一堆白色,而kennis依舊是滿臉麵粉,有如粉底上多了一樣

琛哥走往沙發,拿起袋子裡的電話

「喀擦」

替在嬉鬧的三人拍了一張照片,那個場面是多麼的溫馨啊

「別玩啦湯圓怎樣了,讓我看看」

「弄好啦不用你操心…欸yan!yan!」

說著蘇怡焦急地指著一盤東西

yan赫然醒來,也趕忙用碟子蓋著那盤東西,抱在懷中護著

「那是什麼來的?」

有可疑喔

「沒…沒什麼」

kennis連忙說

「解釋即是掩飾,我看到粉紅色和黑芝麻喔」

「哎呀這麼心急幹什麼~待會兒你就知道啦~是個驚喜來的~」

說到驚喜二字 è˜‡æ€¡èª¿çš®åœ°çœ¨äº†çœ¨çœ¼

說罷三姊妹也「嘻嘻」地笑了起來

「沒你們那麼好氣,我打電話問問yt和唐明到哪兒了」

⋯

「叮咚~」

「YT!!!!!!~」

yan興奮地尖叫著,一旁的kennis滿臉問號,顯然是不明白為何有需要這樣尖叫

「我們把燒鴨帶來了~」

蘇怡一開門,YT便自豪地揚了揚手中的塑料袋,為的只是yan的讚賞

「你真的買到了?哎唷你太棒了!」

說著yan便往yt的臉頰吧唧親了一下

一旁的kennis仍然是一臉不解

「欸我也很棒啊,我有幫忙選的~」

yt身後的唐明把門帶上,說道

「嗯真的挺棒」

蘇怡明顯敷衍的回答

「那…」

唐明指著自己的臉蛋,想要討親親

「討獎勵嗎?羞不羞啊你…」

蘇怡嘴裡說不,身體卻還挺誠實

她一張俏臉湊過去… ã€Œå•ªã€

唐明的臉上多了一些麵粉,還要是手掌的形狀

「別人家的老婆就是不一樣~」

他低下頭啾著嘴,楚楚可憐似的

「現在我的手掌在你身上欸,不浪漫嗎?還有,請你注意一下你的用詞,我不是你老婆喔~」

蘇怡瞇起雙眼,向還在羨慕yt的唐明拋了一個頗虛偽的笑容

一旁的kennis終究是按耐不住了,這耍花槍她可受不了

「終於齊人啦~開飯!」

⋯

「中秋節快樂~」

眾人拿起各自的飲料,一起祝酒

大家都拿著一罐罐啤酒,只有kennis拿著水,琛哥拿著可樂

「你倆決定真的不要啤酒嗎?」

唐明嚥了一口酒,問道

「不了,我想今晚跟葉晴他們賞月才一起喝」

kennis放下手中的玻璃杯,說

「唉我今晚充當柴可夫司機一角,總有人要把將會喝得酩酊大醉的你們載回家啊」

看,琛哥多麼體貼

說罷琛哥又嘆了一口氣

「這個中秋,終於團圓了」

看著在”合巹交杯”的楊氏夫婦,在看著對方笑的唐姓男子和蘇姓女子,還有回來了的kennis

他慨嘆著,感覺猶豫回到最初,那些最動人的時光

⋯

「好了,終於到了我最喜歡的甜品時刻了!」

yan說著,走到電磁爐前,捧著那大鍋子,再放在桌子上

而kennis亦早已準備好碗和瓷匙,待yan打開鍋蓋就可以分配美味的湯圓了

「欸kennis,不用給我們那麼多,留一些給Dr. Ip吧!」

蘇怡收拾著碗碟,說道

「好啊謝謝,她應該會很開心」

說著她笑了起來

分好湯圓之後,yan神秘地笑了笑

「ladies and gentlemen,重頭戲來了,中秋節限定的驚喜!」

說完她從鍋子裡勺出一顆大湯圓,欸,不是,定睛一看,有粉紅色的耳朵,粉紅色的鼻子,黑芝麻做的眼睛,啊!原來是一隻隻小豬!

「這…是一隻豬…?」

yt指著這坨有點可愛又有點歪掉的東西問道

「對啊!看,這隻有一個心心在臉頰上,它是yt豬~」

說著她把 â€œyt豬” è¼•è¼•æ”¾åˆ°yt的碗裡

她又撈起另一隻豬

「有眼鏡的,是唐明豬~」

有點歪歪斜斜的”唐明豬”被放到唐醫生的碗裡

「有鬍子的,是琛哥豬~」

“琛哥豬”看起來有點奸狡(咳

「這個樣子很酷的,是kennis豬~ é€™å€‹ç¬‘得很甜美的,是zoe豬~」

「這個同樣臉蛋有心心的,是yan豬~ æœ€å¾Œä¸€å€‹ï½žé€™å€‹å¤§çœ¼ç›çš„,是葉晴豬~kennis請你待會帶去送給Dr. Ip~」

yan說著,看了看各位豬豬,滿意的點了點頭

「這就是所謂的驚喜嗎?怎麼我的零舍歪的啊…」

唐明又開始扁嘴了

對面的蘇怡瞪著他,掛起享負盛名的蘇怡假笑

「我弄的,很差嗎?」

看到蘇怡的死亡微笑,唐明這才掛上一個”我好喜歡啊”的笑容,然後把唐明豬送到口中

「小心不要啃著啊」

蘇怡還是口不對心的,總是叮嚀著唐明這樣唐明那樣

「叮~」

這時kennis的手機響了一下

她瞄了瞄新訊息的內容,便說

「啊我十五分鐘後就要出去了,zoe你今晚會在唐明那邊對吧,那你們走的時候關好門就行了,我之後回來收拾乾淨…啊這隻kennis豬倒是弄得挺可愛的欸…」

【 åå¹´å¾Œçš„大家 é‚„會這樣一起過節嗎 ã€‘

白色強人 外傳 #3

【 å…©éš»å¯æ†çš„單身狗 ã€‘

-

明城北三姊妹近來好像沒有合體過

yan喜於當她的院長夫人 æ¯å¤©å¿™è‘—給yt襯衣服

蘇怡如常的在A&E忙她的 æœ‰ç©ºæœƒå–æ¯å’–å•¡ 

可每當她不用當值的時候 

那個看起來很閒的CTS主管

都會跑下來急症室把她抱走

所以如果不是有症需要kennis去收 

她根本不會跟蘇怡見面

那個yan更不用說了 å°±æ•´å¤©è³´åœ¨ç¥žç¶“外科 :)

回到心胸肺外科 ä¹Ÿå°±åŠæ–¤å…«å…©

那個rachel和輝仔常常美其名曰下去收症 

實際上是溜去談情 :)

然後某hugo不是在跟兒子通電話 

就是在跟同事們談些沒內涵的東西(程醫生說的)

而其他醫生呢 æœ‰çš„在交報告 æœ‰çš„在做手術 

有的在領那班新來的實習生巡病房

每當看到整個部門只剩下自己呆著 

都會氣得kennis癢癢的 å¯æ˜¯åˆå¥ˆä»–們如何?

都怪自己沒人約 å“¼ >:(

而腫瘤科那邊 ä¹Ÿæ˜¯ä¸ç›¸ä¼¯ä»²

那個wendy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不知道如何

跟NES的Ben擦出了愛火花

連兩科部門主管Dr. Ip跟Dr. Yeung也滿頭問號

而每天看著其他人成雙成對的葉院長 

也暗自嘆了一口氣 

是不是只有我沒有人約?:0 

明城北何時變成談情說愛的地方了?

於是有一天 é€™å…©ä½å–®èº«äººå£«ä¸ç´„而同地突然決定

要為自己修一番新氣象…

(欸兩位 å¦³å€‘被甚麼沖昏頭腦了?

-

這一晚

葉醫生和程醫生那麼剛好在同一時間收工回家

又那麼剛好的經過同一條走廊

又那麼剛好看到蘇醫生跟唐醫生一起回家

又那麼剛好看到那個男的牽起了那個女的手 ä¸‹ä¸€ç§’卻被無情地甩開這一幕

兩人不禁嘆了一口氣

這些打情罵俏的時刻 æˆ‘到底有多久沒經歷過了?

葉晴走到kennis旁邊 å’Œå¥¹ä¸€èµ·çœ‹è‘—副院長和副院長夫人步出明城北大門

葉晴:賞臉一起去喝咖啡嗎?

kennis趕忙耍手擰頭:才不要~那兩個在當值的YT和重色輕友的yan一定在咖啡機旁 åƒç³–黐豆一樣黏在一塊喝同一杯咖啡!沒被他們閃瞎已經偷笑了

葉晴:說的也是…

這時rachel跟輝仔也牽著手手 ä¸€åŒä¸‹ç­

滿臉黑線的kennis:…看來我今天時運不濟

葉晴苦笑了一下:要不我們到附近酒吧去喝東西?我們要是繼續待在這裡的話 ææ€•è¦æ‰¾éš»å°Žç›²çŠ¬å›žä¾†æ‰è¡Œ

kennis:好啊!

於是這兩位人類好像找到知音一樣 ç«Ÿé‚Šå–é…’邊滔滔不絕嗶哩叭啦地說個不停…

一個星期後的一個中午

那個很喜歡管閒事的CTS主管和那個會陪好兄弟一起發瘋的A&E主管 

悄悄把蘇怡和yan叫了下來共進午餐

假以美名說是要敘舊一下 

其實是要強逼她倆一起八卦 æ‰ä¸æœƒé¡¯å¾—自己是個變態

被打岔了自己跟YT撐檯腳時光的呂醫生 

很不友善又不悅地坐了下來 åœ¨é‚£å€‹åŒæ¨£å¾ˆä¸è€ç…©çš„蘇醫生旁邊

蘇怡:你們兩個麻甩佬喜歡發瘋也就算了 ç‚ºä»€éº¼è¦æŠŠæˆ‘倆也扯進來?

琛哥:這件事關乎你們好姊妹的人生大事欸 æƒ³ä¸æƒ³è½ï¼Ÿ

蘇怡:kennis有什麼事了?

唐明抿嘴笑了一下:你猜~

急性子的yan平日最討厭人家磨磨蹭蹭 åŠ ä¸Šä»Šå¤©å¿ƒæƒ…不好 æœ‰é»žæ°£æ€¥æ•—壞:快講啦!

不敢惹院長夫人生氣的唐明立即把他默默觀察到的事和盤托出:近來kennis經常自告奮勇幫忙去交報告 ç›å“¥èªªå¥¹åˆ°A&E收症的時候也是

蘇怡好像想到了些什麼:說起來也好像是 å¥¹æ¯æ¬¡ä¸‹ä¾† åªè¦è½åˆ°æœ‰report需要交上去 ä¹Ÿæœƒè‡ªç™¼å¹«å¿™æ¬¸

琛哥:最惹人懷疑的是 å¥¹åªæœƒå¹«å¿™é€è…«ç˜¤ç§‘的報告 å…¶ä»–科的一律會被 â€œæˆ‘很忙啊” æˆ–類似的理由拒絕

唐明:然而變奇怪的不止kennis一個 Dr. Ip近來也好像怪怪的

yan:蛤?

唐明:她居然會親自把報告親自拿過來CTS!而且還不止一次!哪有這麼多機密case要勞煩院長大人親自送來啊

蘇怡:這樣說… å¥¹å€‘是不是感染了同一種 â€œäº¤å ±å‘Šâ€ æ€ªç—…å•Š

…一陣沈默…

突然琛哥喊了一聲,再指著飯堂另一處:啊你們看!是Dr. Ip和kennis欸!啊她們還坐在一塊兒!

yan:哎呀這個kennis沒長眼睛嗎?看不到我和zoe在這邊嗎?

唐明:看!她們有說有笑!蘇怡~幫幫忙好嗎~

蘇怡沒好氣地說:又怎樣了

唐明:可以幫忙過去裝路過嗎~然後其實是在偷聽她們的對話~

蘇怡也毫不客氣:那這個禮拜的下午茶你請

為了八卦什麼事也可以答應的唐明:可以可以~ ï¼ˆæ¬¸å”å‰¯é™¢é•·ï¼Œå¥½åƒä½ æ‰å¥‡æ€ªæ¬¸ï¼Œä½ ä»€éº¼æ™‚候變成這樣了

就這樣 è˜‡æ€¡è£å‡ºä¸€å‰¯è‹¥ç„¡å…¶äº‹çš„樣子 å…‰æ˜Žæ­£å¤§åœ°åœ¨è‘‰æ™´å’Œkennis旁走過

心急的其餘三人看到蘇怡一臉茫然的回來 ä¹ŸèŽ«åå…¶å¦™

琛哥:怎麼了 ä½ é€™è¡¨æƒ…代表什麼?

蘇怡:…我聽到一些 æˆ‘從不認為會從她們口中說出的事欸

yan聽到立即八卦妹上身:什麼什麼!

蘇怡還是一臉不解:一個說「你有沒有看最近很hit的那套韓劇?」另一個回答說「有!那個女主角還很漂亮!可是我覺得她那個同事太機心了~」你們不覺得很有問題嗎?

這張 â€œå…«å¦é£¯æ¡Œâ€ é “時一片譁然

Yan:韓劇?Kennis不是常說韓劇裡的女主角動不動就歇斯底里地大哭一場 æƒ…節既離地節奏又慢 çœ‹é€™äº›ä¸ä½†è€—青春還會降低智商 ä¸æ˜¯èªªå¥¹æ‰“死都不會碰嗎?

蘇怡:就是啊 ä¹‹å‰æˆ‘å’ŒYan買了那套很多好評的《如果雨之後》 æƒ³èªªè¶è‘—大家也放假可以來個movie night  ä¹Ÿè¢«å¥¹ä»¥ â€œä½ å€†ä¸è¦æ•´å¤©æˆ€æ„›è…¦å•¦ï¼Œä¸ç›Šæ™ºå•Šâ€ é€™å€‹ç†ç”±æ‰“入冷宮了

琛哥:而且以我認識的Dr. Ip也一直是個大忙人啊 æœ‰ç©ºæª”的時候不是在發表論文 å°±æ˜¯åœ¨çœ‹æ›¸ç±å¢žå€¼è‡ªå·±å•Š å¹¹å•¥çªç„¶çœ‹èµ·åŠ‡ä¾†äº†

唐明:啊我們那個自命不凡的程醫生不是說對潮流沒興趣嗎 æ€Žéº¼è·‘去追她眼中毫無營養的韓劇了啦~真的很反常欸~難道太陽從西邊升起了?

說罷他即感到對面有兩雙眼睛正怒視著自己

琛哥見狀馬上批踭了他一下:你是不是找死啊…

唐明吐吐舌頭:說笑而已~嘻嘻…

⋯